《野武士》
News2.0 自由人之自由報業實驗室
http://huangchuangxia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課綱,多少邪惡假汝之名‧‧‧

2015-07-30 08:24:0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《野武士》 | 浏览 6892 次 | 评论 0 条

前言:請問「獨派」和「福佬沙文主義」們,在愛台灣的奮鬥上,你們流過多少血、殺過多少頭?憑什麼只有你們比原住民族、客家人及外省人更愛台灣?憑什麼你們對於日本統治的戀戀不忘,就該是台灣人民應該被洗腦的歷史?

     ===【照妖鏡】===

輕的時候,師長們曾經列了三本必讀經典,分別是《美麗新世界》、《一九八四》和《動物農莊》,內容精深、寓意深遠,至今重讀已不知有多少回,依然回味無窮。

許多人都以為此三經典讀物是在諷刺共產與集權國度,事實上,不論是赫胥黎或是喬治‧歐威爾,兩大名家更在乎的是曾經困擾人類,甚至宰制人類的「意識形態」,對於那些霸權歷史詮釋主義以及洗腦思想教育,深惡痛絕

其實,對於我這剛過半百年紀的這一輩,對意識形態的荒謬,感受特別深,因為,那些年,我們都一起背過好多好多的「課綱」指導下的教材,每每回憶,荒謬絕倫,啞然失笑‧‧‧

那一年,一九八○年,我們北上台北讀了高中,正好是《美麗島事件》後,台北充滿了肅殺之氣,那些年,我們高中生和如今北韓學生一樣,每當國家有節慶,都要去當活道具、排字幕,每每聽到台上如谷正綱之流慷慨激昂,痛斥黨外、台獨和共匪是「三合一敵人」。

如今,那些撻伐「三合一敵人」之徒,許多人奔走北京絡繹不絕,而民進黨和台獨和共產黨根本就是勢不兩立,豈不荒謬?

那一年,一九八三年,我要考大學聯考了,那時必考《三民主義》,除了選擇題還有申論題,我拿了九十七分,可見我背課綱與教條的本領不差,那一年,是「延續黨外香火」風起雲湧的年代,增額民代嶄露頭角,對國民黨的黨國法統多所批判。

所以,那一年的《三民主義》考的主題就是「法統與道統」,國會絕對不能改選,臺海兩岸是「漢賊不兩立」、國內的「安定」是崇高不可侵犯之價值‧‧‧

那時,是威權舊國民黨想要學習《一九八四》,誤以為意識形態控制可以永保權力的年代。

政治上,舊威權國民黨的統治和思想箝制加劇,呼喊重新認識鄉土的文學書籍卻到處翻印,《無花果》、《台灣連翹》‧‧‧等本土作家的「禁書」撫慰過一整代人對鄉土的情懷。

那時,就是現在許多所謂「綠軍」所讚揚鼓吹,希望能成為蔡英文側一的宋楚瑜當新聞局長與掌控文工會的年代,禁歌一曲又一曲的公布,連最台灣本土的布袋戲都要改講國語,甚至,還一度創造一個頭戴國民黨黨徽的「中國強」大俠‧‧‧

然而,在那個思想空白,追求啟蒙的時代中,台大旁邊的小書攤「谷風」出版社,引進韋柏、哈伯瑪斯、黑格爾與青年馬克斯,也引進了李宗仁、顧維鈞的回憶錄等等,讓學子們有另類的世界觀,對國民黨的官話史觀也有了重新的認識

那時,學校的合唱比賽時,大家在學唱的是《山河戀》,滿口都是中華錦繡江山,然而,晚上K書時,大家在哼的卻是也是名列「禁歌榜」中之李雙澤的《美麗島》‧‧‧

其實,不要以為意識形態是穩如泰山,堅如磐石,意識形態也可以變得好快好快‧‧‧

那一年,一九八七年,我大學要畢業了,當時大學生要當預官是要考的,而且有思想考核,必考《國父思想》,我還是背課綱與教條的本領一把罩,考了九十四分,順利當了砲兵少尉,後來還因航太專長,當了當時台灣最先進防空武器「檞樹飛彈」的排長,威風十足。

可是,才短短四年,課綱的精神已經變了,上大學時,「法統與道統」絕對不能變,要畢業時,考的重點是蔣經國的最後遺言之一「時代在變、潮流在變、觀念也要變」,所以,開放到大陸探親與觀光是對的、解除解嚴是對的、開放黨禁與報禁,亂中有序,都是崇高的價值‧‧‧

哈!這就是所謂的「意識形態」與「洗腦教育」,回過頭去看,荒謬可笑!

更可笑的是,人的腦袋哪裡是可以被洗的,《美麗新世界》、《一九八四》和《動物農莊》三大經典的主人翁都會覺醒,而在我們那時背課綱與教條和人生發展息息相關的年代,不也是從「野火」與「自由之愛」當中覺醒了嘛

那些年,我們背誦記憶教條與課綱,但是,哪裡可能被這些荒謬給綑綁!

一九八四年寒假,雖然我們是在理工掛帥的新竹風城,還是敢在校園中舉辦「二二八研習營」,就算因此被當時還存在的警備總部列入檔案,沒有人在怕!

一九八五年春天,當時的閣揆俞國華訪問清大,當時全國正在爭議油價問題,俞國華就是不肯調降,我們在校門口畫了一整面牆的大海報,諷刺俞國華是吝嗇的小氣鬼,雖然因此被新竹市調站請去「喝咖啡」,驚動了毛高文校長趕去領回,但我們也沒有人因此會膽怯。

要考試,我們知道該背、該寫的標準答案是什麼;但真正的價值判斷和行為,我們也不會因為課綱和教條如此說,就有了迷惘與混淆。

後來,陳水扁執政了,以蔣介石為師,也是大搞特搞意識形態,如今回顧,和當年宋楚瑜掌控思想時代一樣,大家都知道,沒啥屁用!

我想說明的是,學生本來就會思考,就會成長,無聊的統獨雙方,一上台執政就想去搞課綱,老是在搞「去日本化」或「去中國化」,真是何其無聊!

無聊?許多人可能會馬上反駁,身為國民怎能不知歷史、哪能容忍「偽歷史」?

真如此嗎?請問那些統派,你們怎麼不敢告訴學子們,現在的中華民國早就不是「秋海棠」也不是「老母雞」,就是不折不扣的「番薯」,而且,這是統派的祖師爺蔣介石親口定調的歷史事實

一九五○年這一年,是「中華民國」的關鍵時刻,那時候,美國帝國主義不但原本要放棄「中華民國」,更狠的是要「落井下石」把「中華民國」當成結交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的「伴手禮」。

當時,美國雖然並不承認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,但「駐華大使」司徒雷登卻滯留南京,不隨「中華民國」播遷。在美國本土,美國當時總統杜魯門更著手「妖魔化蔣介石」,鋪陳用「中華民國」當「祭品」的正當性。

杜魯門夠狠,他口出穢言,大罵蔣介石家族「他們一家都是賊」,把「中華民國在大陸」的失敗,鎖定是蔣家的貪污暴虐,又著手撰寫「白皮書」,正式放棄「中華民國」。

那時候的蔣介石束手無策,在一九五○年無奈公開承認:「中華民國已經亡國了」,那年三月十三號,蔣介石在陽明山演講,題目是「復職的使命與目的」,蔣介石是如此對當時的黨國大老們這樣說的:「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,就隨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,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‧‧‧」

想都沒想到,六月二十五日的韓戰,在國際戰略與東西對抗下,美國派出第七艦隊協防台灣,「中華民國在台灣」因國際變化局勢中,開啟了新頁。

應該這樣說,六十四年前的六月二十五日,一個國際局勢的大變動,那個一九一二年孫中山建立的「中華民國在大陸」之「中華民國一‧○」正如蔣介石所說:「亡國了」,拜韓戰之賜,一九五○年六月二十五日以後,「中華民國在台灣」之「中華民國二‧○」,在國際新局下,誕生了。

而一九九六年,在人民解放軍無恥加無理的飛彈砲火下,兩千三百萬人無懼無畏,選出自己的總統,也正式宣告那個和對岸原本切不斷的「法統主權」已是過往雲煙,中華民國是一個全新而且建構在「人民主權」的新國家!

這些,統派的課綱,怎麼都不敢加入呢?

那些「獨派」和「福佬沙文主義」也不要太得意,別以為只有你們才是愛台灣!

請問「獨派」和「福佬沙文主義」們,你們知道正港的台灣人為了抗日,曾經付出多少血、多少淚嗎

在花蓮,有一條「白楊步道」,許多山友傳出很多靈異傳奇,但是,「獨派」和「福佬沙文主義」們,你們有把其中的血淚悲歌寫入你們想教給學子的課綱嗎?

那是在一九一四年六月到八月,日本人想要用武力威服原住民族,動用了兩萬兩千多人軍隊,在太魯閣附近展開武力清鄉,也因此被稱為是二十世紀之後,台灣本島上最大的戰爭。

太魯閣族為了捍衛土地,和日本人展開血戰,「白楊步道」就是主戰場之一,這場愛台灣之戰,日本人被殲滅兩千兩百多人,而太魯閣族也因此瀕臨滅族危機,後來是在泰雅族伸出援手之下,得以延續。

不但如此,一八九五年反抗日軍殺戮的主力是客家人,後來高歌「殺頭好似風吹帽,趕在世間逞英豪」反抗日本人暴虐的羅福星,還是客家人,當然,原住民族除了太魯閣之役之外,還有在桃園台地的「枕頭山之役」及莫那魯道的反抗悲歌‧‧‧

而在反抗共產黨血洗台灣的保衛戰中,古寧頭、一江山、東山島‧‧‧幾乎都是所謂的外省人流的血,至於八二三,雖然有台灣充員兵,主體還是所謂的外省人!

請問「獨派」和「福佬沙文主義」們,在愛台灣的奮鬥上,你們流過多少血、殺過多少頭?憑什麼就只有你們比原住民族、客家人及外省人更愛台灣?憑什麼你們對於日本統治的戀戀不忘,就該是台灣人民應該被洗腦的歷史

說穿了,每一次的課綱爭議,都是一群無聊老人在教唆挑動,在一堆無聊的文字訓詁學中沒事找事,把學子搞的皓首窮經、案牘勞形,毫無意義!

更何況現在資訊如此發達,學生的腦袋哪是說「洗」就能洗的,課綱之爭議真是毫無生產性,也根本沒有作用能力,統獨雙方別鬧了,別用課綱來掩飾你們背後邪惡的心思,大家都收手吧!

       《本文部分內容已刊載於20150729Yahoo奇摩》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1
上一篇 << 2016/520,蔡英文將要哭泣‧‧‧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黃創夏

禮失求諸"野",亂世中,矢志沿續春秋戰國"野武士"傳統,手握修羅刀,足證菩薩道! 曾任: 新新聞總編輯、 商業周刊召集人、 明日報創辦小組、 中國時報撰述委員。 現為自由評論工作者、 夢想籌設網路新媒體中‧‧‧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